鹿不乖

*果味薄荷糖、咖啡、熬夜重度上瘾患者
*相比较人和人谈恋爱更喜欢人和不是人的东西谈恋爱
*有洁癖,但是立场转变超快
*脑了大纲就是不填坑,满脑子嘿嘿嘿
嘿嘿嘿

深夜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曾经有个青苹果乐园同款的杯子,是一个加了杯盖之后圆球型的动物款式的杯子,我的是小黄鸡的,以前可以喜欢了,舍不得用就和玩具放在一起,现在早就找不到了。

小时候吃过一罐鸭肉酱,超级好吃超级香,然后现在在大学当吃土狗,就想买瓶鸭肉酱来度日,结果!竟然!在!淘宝上!找!不!到!
用百度搜索之后只找到了一张模糊的照片,可是那个瓶子,那个包装,就是我心心念念的五香鸭肉酱啊啊啊!!!!!
可是买不到啊啊啊啊啊啊啊!!!
德利客的五香鸭肉酱超级好吃啊!!!!爆哭
谁能告诉我在哪里还能买到……

以冬的《心中长出一片森林》和《永沐爱河》超级搭啊!!!!!
还是锤哥视角的!!!
我已经沉浸在这个旋律里两天了(躺

这两天反反复复看锤基的剪辑《国境四方》
真是太好看啦!!我吹爆!!下载了下来看,真的好看极了。
然后看到弹幕上有人觉得和民黑太太的《凡人之爱》或是《永沐爱河》很搭,emmmmm,怎么说呢,我其实没这个感觉,反反复复听了好多遍也联想不到《凡人》和《永沐》的剧情……
可能有哪一句触动了旁人的心弦让他联想到了吧
说实话,我当时在看小说的时候就找了搭配的歌一起听得,我觉得《越人歌》和《不将就》更适合《永沐爱河》。
《血腥爱情故事》适合太太写得《赎罪》,赎罪里基妹自导自演了一出报复的戏码和《血腥》里“我”亲自执笔写恐怖小说太搭啦。
“谁可疑 谁可怜 谁无辜 谁苟活 我已经看到最后结果”简直太搭配啦!!
《真相是真》适合诸葛的《羽毛》,我当时一听这首歌一下子就想到了,而另一首《真相是假》和太太的《凡人之爱》有些类似
这两首歌虽然旋律一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作者说给《真相是假》填词的时候其实想营造出一种薄情,但是阿鸣的唱腔弱化了薄情,反而像个别扭的人站在你面前,一边对你说着“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吧”,心里的却在流着泪一遍一遍地说“留下我,我爱你呀。”
是别扭的基妹没错了!
悄咪咪说一句《真相是真》和《真相是假》都更贴切诸葛的《羽毛》,因为毕竟歌词里描述的是两个现代的追梦少年,和《凡人》还是有些不搭的
然后不是最开始的《国境四方》到底适合哪个太太的的小说呢
不就是帝君的《囚蓝》嘛!仔细品品,就是这个感觉!!!
放下一件大心事,睡觉睡觉

【Toothcup】百天徒劳(二)

更新♥
真不敢相信我继续写下去了,毕竟脑洞一时爽

夜煞以一种绝对保护的姿势圈住了小嗝嗝,纵使洞穴外的风暴还在咆哮,但是漆黑鳞片下透出的微微暖意让男孩安心的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他醒来时外面肆虐的暴雨已经停止了。
小嗝嗝小心翼翼地跨出龙给自己划得包围圈,探头向外看去。
被雨水洗过的天空总是显得格外澄澈和碧蓝,丝丝缕缕的薄云在蓝色的天幕上飘荡,象征着今天是个好天气。
小嗝嗝却是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如果事情真如那头自称“无牙”的龙所说,自己可能很难再回去了。
“在想什么?”
充满磁性的男性嗓音从一头龙的宽大嘴巴里发出来还是让他感觉有些怪异。黑龙从背后靠近小嗝嗝,舒展筋骨似得抖了抖自己的翅膀,尾巴尖贴在地上左右扫着。熟悉的动作看得维京男孩心里一松,他笑着伸出手在夜煞的耳鳍后抓了抓。
“唔,唔,我觉得你的力度可以大一点。”夜煞眯起了大大的眼睛,后腿情不自禁地抬起来在虚空中抓挠了几下。
这成功地逗笑了小嗝嗝。
它的动作简直和无牙一模一样。
男孩的动作突然停下了,夜煞睁开眼睛,对上了小嗝嗝认真地眼神,“如果你真的是无牙……那现在是什么时候呢?”
“我当然是无牙。”龙有些无奈地说。
它从鼻子里喷出粗气似乎在组织语言,“现在是五百多年后,在这个时间里你早已经不在了,小嗝嗝。”
“当然了,我知道。没有人类能活这么长时间吧……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吗……”男孩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脸上的笑容有点勉强。
但当他看着夜煞的眼睛时,他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龙的眼睛是漂亮的金色,围绕着漆黑瞳孔的是一圈翡翠绿。
还是和数百年前一样的美丽,但又有什么不一样了,这双眼睛里蕴藏了太多复杂的东西,可它们看着自己的目光还是那么的炽热和眷恋。
小嗝嗝突然想要退缩,他有些不敢面对龙的眼睛。
“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嗝嗝犹豫地用手掌贴上龙的额头,他皱着眉,感觉所有的声音都卡在了嗓子眼里,“我很抱歉,伙计……”
气氛突然沉重下来。
“还好,我没那么介意。”
夜煞开口打破僵局。
它用鼻尖顶了一下男孩的掌心,接着便闪开了。龙走到洞穴的旁边,回头对着人类说道,“要出去看看吗?”
小嗝嗝刚点了点头,夜煞便钻了出去。
许久没有站在空旷的空间里了。
虽然头顶的阳光有些刺眼,但是黑龙还是心情很愉悦,它展开了翅膀,缓慢地扇动了几下。
小嗝嗝沿着陡坡小心翼翼地滑下来,不过碎石的坡面对他来说确实不怎么友好,他的金属义肢卡了一下,这让他差点摔倒,还好夜煞用头顶住了他的身体,没让他真得摔跤。
“多谢。”小嗝嗝拍了拍它的后脖子。
“别客气。”夜煞回应道。
双脚都踩在了松软的沙滩上,小嗝嗝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走了几步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海湾,背后则是高大的山壁,那些山壁简直就像是用斧头削过一般得平滑,而山体却是微凹的,半环抱着这处沙滩。
洞穴则处于石壁的下面,被几块巨大的乱石遮挡着,离远看起来也没那么好发现。
也不知道自己昨晚是怎么找到的,小嗝嗝心情复杂地想。
“这里看起来不像是博克岛,这里是哪?”男孩一边用眼睛记录着地形,一边出声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已经离开博克岛很多年了。”黑龙踏着小碎步走到小嗝嗝身边,它用头顶了顶人类男孩的后腰试图唤回对方的注意力,“先别说这个,我有点饿了。”
“呃……”小嗝嗝看了眼平静的海湾,又看了看夜煞充满期待的眼睛,他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头迅速地左右扭动着想要找到些什么。
非常幸运的是——他找到了一根够粗壮而且也够长的树枝——劈裂的尾部表明了它是随着昨晚的风暴来到这的。
动手能力极强的小嗝嗝很快就把树枝的顶端削尖,一根简单的鱼叉就做好了。他信心满满地拿起这根树枝,回头对着夜煞笑道,“走吧,我想我们总有办法能填满你那个咕咕叫的胃。”
那双拥有着森林颜色的眼睛眯成一道弯月,盈满了触手可及的笑意。
“你很饿了吗?”
“当然,当然!”龙回过神来,它跟上男孩的步子,用很夸张的语气说道,“我快饿——死了,事实上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真的?那看来我又有的忙了。”

求换粮(跪
真的快饿死了(*꒦ິ⌓꒦ີ)



糖刀
糖肉
刀肉
各种play随你选
我就想吃点除了自己腿肉之外的东西
(进坑晚就算了还举目无亲
跪谢

【WillRD】Lost of Control

真的好饿,开始自割腿肉(躺)。伴随着突如其来的脑洞开了一辆小车车,罗里吧嗦又拖沓的进展简直让我自己都没眼看,诸位如果肯赏脸看看我自然超高兴的(虽然把脑洞写出来我就已经很是舒爽了嘿嘿嘿
并没有什么售后服务(x
*虽然我也喜欢伪善Will的设定,但是哭唧唧的will也很好吃啊(真·哭唧唧的will
*dipper未成年设定(牢底坐穿
*添加了很多私设,ooc慎入
*拟人will
*这个小少爷不太冷(x
*小男孩真是超好吃的!(牢底坐穿
*下一次想开老流氓和地盆儿的车!(也许
*写完才发现Carlos和Monica是某位太太的私设,进坑晚的锅(捏鼻梁
*希望太太要是看见了请原谅我(跪
以上
(我会发超链接啦!!开心
补发连接:点我上车滴滴滴滴

偶尔也要画画小女生啦ww
梅宝超可爱呀!!

想吃bipper和dipper的粮!!啊啊啊啊啊相吃!!!!

私设性转的dipper和原版dipper相遇的情景
带点billdip的因素(悄咪咪
潦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