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不乖

除了攻受不逆是我下限,其他都凭我良心[doge]

两种拥有鱼尾巴模式的花花
ps.p2是人鱼花花正在把尾巴变成腿

答应要给好友画签绘
因为对两个角色不熟悉所以进行的练习
因为好友吃安雷所以算安雷
分两天画得所以虽然在同一张纸上透视不一样

R-18或者带个g?

做点心理准备再往下拉,关于白泽这个人的一点感想[刚看完ova跑来发疯]

ready?

go!











好喜欢白泽啊。

桃太郎给他的评价是善解人意又轻薄,也难怪啦,就跟他自己说的,活得久了之后性子也就变得慢了。

因为活了很久所以对什么都能包容,都能看的开,也因为活得太久了所以导致对身边的事物有种负面的豁达——无论是人还是鬼也好,对于白泽来说都不过是一瞬时存在的事物,留不住,也没法留住。

不知道这种事情已经在过去发生过多少次了,他才会养成这么一种随性的习惯。

也难怪他能一本正经地说出“结婚是很不负责任的话,所以我都会很负责地对她们说我们玩玩吧”,是啊,结婚才是不负责任的话,不对等的寿命差只能给双方留下伤痛而已,人还可以遗忘,可以轮回,白泽却要在漫长的余岁里不时的想起。

看似轻佻的话大概背后也是一次次受伤猜得出的结论吧。

但是就是这种人啊……








就是这种人……好想欺负他啊!!!!尤其是那种无论何时都带着笑容的脸。

想要一拳打在他的脸上,鼻血迸出眼泪流下来;反复捶打他的肚子让他呕出酸水,脸上不体面地涕泪横流,讨好的对殴打自己的人说“不要打了,拜托放过我好不好”

就是那种像长辈一样的包容,让人想要变得更加恶劣——怎样才能让你露出脆弱的表情呢?忍不住地反复试探他的底线在哪里,所以对他做得事越来越过分。

或者把他压在身下,满足自己难以启齿的欲望的同时狠狠地羞辱他。

白泽在欲望上应该是坦荡的,就是因为这样才想看他因为羞辱产生的难得一见的羞愤、知耻。用最下流低贱的话去形容他,看他哽咽着不肯发声,捂住脸不肯让你看见他因为情欲愉悦的脸,越是遮掩就越是兴奋的身体,光是想想他脸上的表情我都能原地爆炸!

白泽这个人,真是很容易激起别人欺负他的欲望啊!!



↓    ↓    ↓以下脑洞

[最近被考试逼疯了,满脑子阴暗的念头。]

有没有太太写白泽顶着被殴打过的凄惨模样一边被狠狠地艹,被扼住的脖颈只能艰难地吸进一点点空气,喉咙里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脸上的淤青因为缺氧变得更加骇人。

眼睛翻白,舌头耷拉在嘴角,眼泪和唾液更是不受控制地流出来,把那张本来就很凄惨的脸弄得更加一塌糊涂,无力的手指抠着你扼住他脖子的手。

你俯身舔掉他上唇被你殴打出来,已经干涸的鼻血,在他濒临窒息死的边缘松开他,趁他一边咳嗽的时候一边狠狠地凎他。

呜呜呜呜呜呜呜有没有太太能满足我这个阴暗的念头啊QAQ

没有我就自己动手了[悄声]


马克笔练习……
光影太难了orz

车锁了,等待重见天日的那天


“我不要再喜欢你了”

这句话其实很戳我,适合暗恋、苦恋、单恋,无论是大喊、是喃喃;是泪流满面浑身颤抖、还是心灰意冷。旁人看来的自作多情和自己苦苦挣扎许久的痛苦揉杂在一起,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像一块轰然崩碎的巨石,掀起尘埃阵阵。

也许对方并不在意,就当是对自己说得也好,总算是这么多年的努力有了结果。

心上空落落的,戚戚然流着眼泪。

只不过由于太矫情了我一直写不出来orz


万圣节快乐!
糖都被伍六七吃完了所以大家都没有糖吃咯(x)
送大家一个兔兔[p3]做补偿吧♡
今年的万圣节,可乐遇见了一个大惊(惊)喜(吓)

过去与未来交接
[意外拍摄出来的光晕被滤镜处理了一下感觉效果还蛮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