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在左我在右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今天看书的时候看到的
也太可爱了吧ww
私心加tag

抓阉抽到老婆的:希望看到正剧走向有剧情的文
见鹿小天使的:日哭酒吞(简单直白
以及吾日三省吾身小天使的:小吞大茨
是时候兑现承诺了,码起来!
抱歉占个tag,明天就删
啊……我睡不着啊……

现代pa的私设
偷偷放一下

就是不喜欢画衣服ww
算是个小故事(谁给你的勇气(殴打
异常的ooc而且明目张胆地偷懒orz
再说一遍红蛋他真可爱吖!!!

另外罗哥在我心里一直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我又来摸鱼了
红蛋太可爱了!!!!想抱怀里搓搓搓!!!他怎么那么可爱!!!
断了十一根肋骨的大护法和一张罗哥大头以及一张极其潦草的图……嗯嗯嗯嗯,极其草ort

另外罗哥是有一条小辫子的,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大宝:铲屎的,这个坐垫还不错,赏你猫肚肚给你摸
我:嘿呀!谢主隆恩呀!主子你喜欢就好(赶紧把脸埋猫肚肚里

【丹法】天生一对 01

完全不知道怎么讨好心上人(?)的罗小丹
——————————————————
“你们俩,一个白发童颜,一个黑发红瞳,都不是正常人的长相,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彩愉悦但不带有恶意地笑道。

“我说你啊,别跟着我了。”大护法叹了口气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好不容易活过来了,要么早点报仇,要么就离我远远的。跟着我像什么话?”
那人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静默不动,权当没听见。
“真是……求你别在皇宫动手,给我惹麻烦。”大护法又叹了口气,成天叹气是要变老头子了,也不对,自己本来就是个老头了。虽然说那个黑笋尖是个厉害的对手但要真找起事来自己也不是没把握再把他干掉一次。腰侧一阵刺刺的疼痛,他拿手按了按才想起来自己断掉的十一根肋骨还没长好。好吧,刚才那大话我收回,大护法又叹气了,皇家人都没有良心,让我一个伤患在外面跑。
“啾…”藏兜帽里的白团子醒了,张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抖了抖翅膀飞到大护法头顶上安安稳稳地蹲着。它随着大护法的脚步一颠一颠的,白色的毛在暖和的阳光里摇摆看起来更加舒适。
“你没感觉到有人跟着我们?”大护法问它。
它“叽”了一声作为回应。
“嗯,要不然有天你死了一定是蠢死的。”他喃喃道,“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怎么没危险,他朝着我屁股开了一枪我现在坐板凳还不自在。”
“那你还怕他吗?”
害怕。小涅叽回应道。
脚下的脚步顿了一下,大护法把白毛球从头顶拿下来捏在手里揉了揉,“别怕别怕。”
小涅叽连忙从他的胖手里逃出来,也不敢落在他身上了,停在路过的假山石上梳好毛,一路跟着他飞。
大护法在花园里转悠了一圈就打算回太子身边呆着候命,走在廊下的时候遇见太子身边的仕女,手上端着酒。那女孩子见了护法忙忙施礼,大护法看了她一眼,问:“太子要的?”仕女低着头轻言细语地说“是。”
房间里就传出来太子气急败坏的声音:“死胖子你又多管闲事!”
“退下吧。”大护法朝仕女挥了下手。
“那这酒……”
“一并拿走,他不能喝酒。”
“是。”
大护法推门进来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太子伸着脖子,一见进来的是他,立刻骂道:“不让我出宫就算了,连酒也不让我喝,死胖子你还有没有人性。”
“你伤还没好,不能喝酒。”大护法也不在乎太子骂他“死胖子”,自顾自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攮到太子面前,“口渴了喝这个。”
“你拿开,本太子不喝。”太子挥开了他的手。
大护法手腕一转,拿到自己面前喝了,“好茶。”
“本太子宫里的东西还能差了?”太子倒回褥子上,哼哼到,“远离了自然本太子灵感的泉眼都快干枯了,本太子要喝点酒找找灵感。”他又感叹道,“这皇宫里也就美酒和美人可以宽慰我孤寂的心。”
“李白斗酒诗百篇,你醉了只会画春宫图。”
“那是艺术!!艺术懂不懂?!不要总拿低俗的眼光去看待这些艺术!好吗?!”
“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大护法放下了茶杯,“我出去了。你安心养伤。”
“你去哪?!死胖子你不是要贴身保护我吗?”太子又探着头高声道。
“我去休息。”大护法打开门,“皇宫里不比外面,在这里有的是人保护你,不缺我一个。”
太子看着他头也不回地关上门,先是一愣接着小声抱怨了句“死胖子发什么神经”。他躺回枕头上翻了个身,睡了。
不同人不同命。人比人气死人,把心放宽,不要多想。大护法在心里反复念叨着这两句,他是太子,小毛孩一个,你个老人家就让让他吧。
可他转念又一想,自己带过的历代太子就这么一个奇葩的要命,成天给自己找茬,对着干,怎么就不知道体贴一下自己这个老人家呢?他想着想着,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脸,你怎么就不长老一点?你看吉安,长了张老脸还有人敬他一句“老神仙”,你顶多就是神仙座下的一个仙童。
但又想了想吉安那张带着褶子的老脸。算了算了,这样也挺好。
在皇宫里就像是放假,不用奔波劳碌也不用怕找不到人以死谢罪。大护法早早地就洗漱好了,把自己的红袍子折三折叠好放床头,抱着钨钢杖躺床上睡觉。
没料想半夜的时候有人摸进了他的门,大护法翻身从床上起来手里的钨钢杖攮到了对方脸上喝道,“谁?!”
定睛就看见一张白惨惨的脸和一只鲜艳无比的眼睛无声无息地盯着他看。大护法的手心渗出汗来,他握紧了钨钢杖,说:“你要找我报仇了是吗?”
对面那人摇摇头,抬起了手——大护法全身绷紧警惕着他的动作——手上拎着两罐酒。
“?”
“你,想喝吗?”对方轻声问道。
“你来就是找我喝酒的?”大护法迟疑地说。
“嗯。”
“我身上有伤,不能喝酒。”大护法收回了手,既然对方没有恶意他也犯不着总拿棍子指着别人的脸。
“哦。”那人淡淡地应了一声,把手放下去。但是身形一动不动,没有丝毫要走的样子。
睡在大护法袍子上的小涅叽被惊动了,当它看清站在床边的是谁后差点放声大叫却被护法一把捏在手里,“嘘……别出声,人家没有恶意。”
“那什么……我也不喝酒,都这么晚了,你快走吧。”大护法转头对人说,同时卷了卷被子把自己裹紧示意“你看,我真的要睡了”。
对方也没那么没眼力,点头“嗯”了一声就从窗户翻了出去。
大护法倒是被弄得一愣,“他真是来找我喝酒的?”还没嘟囔完窗框上就多了一只手,一个脑袋又探了出来。
“哇!”
“下次,等你伤好了,我再给你带酒。”
对方说完,就消失了。大护法忙下了床走到窗户边看了看,这回是真走了。他忙把窗户关上再上了锁,妈的下次再也不开窗睡了,忒瘆人。
可是,这是为什么啊?!他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的?!

大护法摸鱼
红蛋贼鸡儿可爱啊啊啊啊!!一直超喜欢他那句“太阳那么红,为什么还那么冷”戳心窝嗷嗷嗷嗷嗷
自家私设的红胖子和罗丹
(请忽视罗哥的枪
p4护法黑化:我想你会告诉我我要找的那个人在哪儿对吧?
p5夫夫日常,捏捏小肚腩上的软肉肉
大护法:捏够了没有?捏够了就撒手,不然那个蠢货太子又要躲起来了。
罗丹:没够。

摸鱼一只红冬瓜ww
私设红冬瓜

突然发现脸上红坨坨忘了画……(。・ω・。)

果然还是这首歌最直戳我的灵魂啊